你的位置:首页 > 金融信息 > 银行

工行金融科技逆势爆发

来源: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      发布者:admin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20/9/4 18:38:09


2020年上半年,依托“一部、三中心、一公司、一研究院”这一全新布局,工行的新技术应用迎来新一轮爆发。


作者:李静瑕
 
刚刚过去的2020年上半年,不仅是银行业的一次“大考”,也是一次转折点——数字化转型进入加速期。
 
在全盘线上化的竞争格局下,各大银行的金融科技迎来一场全方位比拼,这一比拼包括了从最高层到基层的重视、持续大规模资源投入、可持续的研发与转化机制、不断提升客户体验等方面。
 
纵观2020年上半年银行业金融科技布局,国有大行的布局可圈可点。尤其是自从2019年进行一系列大刀阔斧的科技体制改革后,工行的金融科技布局效果在2020年上半年逐步显现。



一、技术篇:All in技术创新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在银行业历次变革中,技术都是最有力的根基;移动互联网时代,如何全面快速占领AI、区块链、5G、物联网等新技术高地,更是决定一家银行科技“含金量”的第一步。
 
从更深层次来看,在新技术竞争如火如荼的背景下,银行如何建立强大的新技术研究与转化机制?归根到底,金融科技的研究和应用转化能力,决定着一家银行金融科技的未来发展水平极限与可持续发展程度。这方面,工行的金融科技布局为银行业带来了诸多启示。
 
在2019年,工行密集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成立研究院等,形成了“一部、三中心、一公司、一研究院”金融科技布局;步入2020年上半年,依托这一全新布局,工行的新技术应用迎来新一轮爆发。
 
具体来看,一是开展大数据服务云平台2.0建设。当前,发展大数据正在成为越来越重要的战略,工行在金融行业率先全面实现国家大数据标准推进委员会制定的“六大融合”标准,对大数据的布局在行业内始终处于领先水平。
 
二是区块链技术创新。作为业内首先提出“自主区块链”的银行,工行的区块链技术已经在雄安、南京、云南等地落地多个项目,涉及政府拆迁、社保用工、慈善等领域。2020年上半年,工行又打造了“工银慈善链”,为全国近200家慈善机构提供溯源上链服务,日捐款上链交易量超过1万笔。
 
三是人工智能技术迈向新阶段,主要体现在对RPA技术(即机器人流程自动化)的应用上。毕马威曾发布报告称,RPA是走向大规模部署人工智能最重要的一步。上半年,工行在湖北、山东等地区快速上线信用卡利息费用工单处理机器人,实现工单无人值守、自动处理,处理时效从3-4个小时缩减至15分钟,大幅提升工单处理效率。
 
此外,工行物联网平台已接入ATM、POS、钱箱等100多万台设备,以提升设备应用管理的安全和效率;在同业首创声纹风控新模式,将声纹识别技术应用于信用卡反欺诈环节;在北京、上海等9个央行监管沙盒试点地区,工行共6个项目入围,是入围项目最多的机构,其中“基于物联网的物品溯源认证管理与供应链金融”项目在“监管沙盒”中正式投产,并将逐步推广。
 
这一系列对新技术的深度研究与应用,给工行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成果。上半年,工行申请新技术相关专利300多项,累计获得专利授权651项,居银行业第一。
 
不但如此,工行还不断加强金融科技的联合创新。上半年,工行依托金融科技研究院与北京市政府、清华大学、阿里巴巴、华为、三大运营商、信通院等十余家单位建立常态化联合创新机制;同时,还发布《区块链金融应用发展白皮书》、《5G时代银行创新白皮书》等研究报告,将自身积累的金融科技经验传递给更多机构。


 
二、应用篇:金融科技成果集中落地


 
近日,工行董事长陈四清在《现代金融导刊》上撰文称,决定一家金融企业能否真正屹立不倒且基业长青的从来不是技术本身,而是能否在恪守金融基本规则的前提下,依托技术来变革思维、改进管理、创新模式,将金融业务做得更深更透,进而创造出新的核心竞争力。
 
也就是说,占领新技术制高点后,银行面临的问题是如何把金融科技打造成自身的核心竞争力。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必须让金融科技融合渗透到金融业务中,不断推动业务创新,给用户带来价值与体验的提升,这需要银行在体制机制、经营理念、文化、队伍建设等方面进行彻底的转型。
 
如工行行长谷澍在8月31日的中期业绩发布会上所提及的,面对疫情之下的经济发展,“大行担当”表现在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与让利,表现在对银行的稳健经营,也表现在“科技赋能”。
 
“科技驱动,价值创造”,这是工行在2020年着力提出的方向。有了强大的新技术之后,工行也在构建金融科技推动业务价值转化的能力。
 
从2020年上半年马不停蹄的大动作,可以感受到工行的金融科技正在全面加速落地。
 
第一大体现是在客户端。陈四清曾说,“凡是触点,皆为渠道”。当银行的金融服务将无处不在,客户走到哪里,银行的服务就在哪里,因此金融科技价值第一要义是落地,是为客户提供服务。
 
以今年上半年工行发布“第一个人金融银行”战略品牌体系建设为例,工行完成了对6.6亿客户的品牌类群分解。“客户是谁,客户的喜好是什么,在哪里服务客户”金融三大传统经典问题,如今借助金融科技得到了答案。
 
为了回答“客户是谁”,工行运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技术,推出企业级智能全景客户画像,在客户分层、决策分析、精准营销等领域提供有力支撑,将6.6亿客户的品牌类群分解为19大类客户群体,从而打造各类客户的专属产品。
 
再进一步分析“客户喜好什么”。工行构建了智慧化个金营销服务整合平台——智慧大脑,通过数据可视化技术和千亿级埋点数据建设互联网金融客户行为分析模块,在精细设计产品、精确匹配个人金融场景的同时,也提高了银行一线营销人员客户营销的精准度。
 
在数字化时代,个人金融比拼关键是如何提供差异化、个性化的金融产品,目前工行已经从“全量客户”、“卓越体验”、“场景创新”、“安全保障”四个维度,对个人金融业务5500个产品进行分类和归属,“智慧大脑”已经可以为6.6亿人提供高达1.2亿套服务方案。
 
这让笔者想起了去年工行ECOS系统的发布,这也是工行在投入大量精力对全行业务进行全梳理基础上完成的。要让金融科技最大化释放价值,必须建立在强大的科技实力以及业务与产品的“精耕细作”之上,才能让价值传导到客户手中。
 
第二大体现是金融科技创新对疫情防控和金融服务提供了有力的科技支持。如工行在疫情期间推出安全便捷的“无接触”云金融服务;同时,还先后推出应急物资管理系统、人员健康信息登记管理系统,无偿提供给各级单位使用,覆盖近30个省份,累计服务企业2.6万余家。
 
此外,工行还将金融科技广泛运用于小微金融等领域:积极参加发改委推动的“数字化转型伙伴行动”,多款小微企业专属线上信用贷款以及云融资产品服务了20余万中小微企业;通过数字供应链融资产品体系,为超过3000家龙头企业提供多元化融资服务。
 
第三大体现是工行的金融科技正在为开放银行的生态积蓄能量。
 
首先,是工行为打破客户线上线下服务界限感,创新构建非接触银行服务模式——云网点;
 
其次,工行在业内首创“工银e钱包”打造融入式场景银行,向合作方输出六大领域的金融产品和服务,合作客户包括BATJ、华为、小米等头部公司,疫情期间,1500家企业运用e钱包为40多万员工线上代发工资,有力支持了复工复产。
 
最后是新一代智慧银行“安全+”战略布局。工行推出了智能化、场景化、可视化的“安全中心”,其核心产品“工银智能卫士”用户超过1亿人次,“工银融安e信”避免客户损失近100亿元。
 
对于商业银行的数字化转型,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在2020年一份调研中曾指出,“我国商业银行数字化转型与国际同业实践基本处于同一起跑线,但在金融科技布局、合作开放、技术投入、人才储备等方面还存在一定差距。”
 
这方面,工行为代表的国有行,在金融科技创新领域的集中落地给行业带来了更有价值的探索。


三、生态篇:打通G-B-C生态闭环


 
银行数字化转型之战,势必也是生态建设之战,谁能够更深入场景生态,把自身融入到客户生态当中,谁就有可能拿到数字化转型“真正的王牌”。而在金融服务之外,头部银行还在将自身的“战场”拓展到“机构-公司-个人”(GBC)的生态圈中。
 
为什么银行纷纷通过金融科技积极抢占G-B-C资源?
 
其背后的逻辑是G-B-C构成了一个强大的跨领域的闭环生态,对银行来说可以实现多个领域业务的贯通。例如在工行的智慧政务服务中,最终服务的还是政务背后的个人和企业。如果三者链条能够打通,将会银行带来的效益是无限的。
 
无疑,工行是GBC生态圈的先行者:


2019年完成金融科技布局后,工行就加速了对外连接,11月份发布的ECOS1.0,工行对其的定位是智慧银行生态系统,最为突出的一个特征就是“生态”,这也为工行生态圈建设提供了有力支撑;


2020年7月,在工行发布第一个人金融银行战略品牌之际,陈四清就指出,希望通过发挥“机构-公司-个人”联动机制作用,将个人金融“第一”扩展为整个工行金融服务生态的最优,实现客户“一点接入、全生态响应、全功能服务”。
 
作为宇宙行的掌舵人,陈四清在2020年8月份的5次公开露面,4次都与对外合作相关,合作方既包括地方政府,也包括光大集团、海尔等大型企业。从高层的动作可以看出,工行的开放生态不断壮大。实际上,今年上半年工行G-B-C生态圈取得了突出进展。
 
在To G方面,工行不断完善“政务+金融”服务:为雄安新区打造“雄安智慧社保”APP、雄安智慧社保公共服务平台、雄安新区被征地群众口粮补贴系统等;与北京市经济和信息化局等基于社保、纳税信息等推出“普惠大数据信用贷款”产品;作为唯一银行成功参加上海市政府公共数据开放首批试点,推动上海市公共数据要素供需对接。
 
在To B方面,工行依托云平台、API开放平台等基础平台,提供“行业+金融”服务,涉及6大行业和19个细分领域;为了助力企业复工复产,工行还打造了涵盖信用贷款、抵质押贷款、数字供应链在内的数字化普惠金融体系。
 
在To C方面,工行面向县域市场推出个人手机银行美好家园版,已在8个省20个重点县试点推广;通过工银e钱包账户输出能力建设和推广,上半年累计开立电子账户超过2000万户,沉淀资金112亿元;截至6月末已有近2万名客户经理建立“云工作室”,更好地为客户提供无接触服务。
 
工行的实践告诉我们,金融科技就是打通G-B-C链条的那一座桥。而依托API开放平台,加强GBC三端联动,工行已经建成有效场景3700多个。
 
“从联动的角度看,可以形成G-B-C的闭环,提高客户的复合效应,这是我们应努力做到的。如果实现G-B-C的闭环管理、线上线下的协同管理和境内境外的宽域管理,客户的规模、结构、质量、贡献都会大不一样。”陈四清说。
 
从新技术,到金融科技成果落地,再到形成G-B-C的闭环,2020年以来工行金融科技的一系列探索,不仅大大增强了自身金融科技实力,正在一步步体现到“客户的规模、结构、质量、贡献”等数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