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金融信息 > 保险

周延礼谈新形势下保险资管行业的四大坚持

来源:新华社      发布者:admin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7/28 19:32:04

      原中国保监会副主席、全国政协委员、CWM50顾问周延礼出席中国财富管50人论坛727日在深圳举办的国际会议,发表主旨演讲。


      周延礼表示,保险资金运用迎来重要的发展机遇期,长久期的资金管理能力、绝对收益投资能力、另类投资和股权投资能力和风险管控能力等行业实力显著增强。新形势下保险资管行业需要多元化、分散化、差异化的投资,满足期限收益风险适度匹配。同时,保险监管也要强化监管,引导保险资金全面服务实体经济,做到四个坚持:始终坚持服务国家的战略和实体经济发展,始终坚持服务保险业发展,始终坚持保险资金运用安全性,始终坚持防范和化解系统性风险。

       以下是周延礼先生发言全文:

      非常高兴大家在一起交流思想,特别是新时期财富管理论坛如何给我国的财富管理提供一些真知灼见,促进我国财富管理事业的发展,需要认真思考。理财公司最近成立几家,包括建行的理财公司已批准,刚才和刘董事长交谈时,了解到建行理财子公司现在150多亿资本金,下一步怎么样做好财富管理,至关重要,要发挥好理财公司的作用,通过设计产品、开发销售,真正促进实体经济的发展。 

       今天利用这个机会介绍一下保险业的情况,保险业在资管行业起步不晚,早在2004年,就开始研究保险资管如何把握好金融业开放带来的机遇与挑战。原来保监会有一些安排,也有一些管理办法。原来提出,如果没有制度就不要做这件事情,现在有了这个制度,如何推动?要研究在新资管条件下如何做好新时期保险资管方面的工作。

        下面我结合这方面讲三点意见,一是保险资金运用发展的机遇。二是面临的风险和挑战。三是监管问题。

        第一,保险资金运用迎来重要的发展机遇期,行业实力显著增强。

        国外发达国家的保险基金、养老基金具有长期性、规模性、来源稳定的特点,所以有很多长期的基建投资都愿意用保险资金,这是保险资金特点决定的。保险资金是长期投资、价值投资,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特别是在我国四十多年的经济发展积累和居民财富的增长,促进保险资金、养老金为代表的长期资金形成,下一步刘兴华董事长也有考虑如何和保险资金合作的问题,促进保险资金和理财事业的发展,这是很重要的课题。

        作为财务性、战略性的机构投资者,保险资金的配置从传统到另类、从公募到私募、从虚拟到实体、从境内到境外、从长期投资到价值投资,和创新投资理念为资本市场的发展提供重要了力量,持续发挥着经济稳定器、助推器的作用。

        资产配置来看:2004年到2018年,保险资金利用余额,2004年是1.08万亿,现在已经增长到14.41万亿。经过这么多年的增长,效果是非常显著的。年均复合增长率超过21.47%。截止到2019年4月末,保险总资产19.4万亿,保险资金运用余额超过17万亿,保持着稳健的增长态势。

        投资收益来看:2004年到2018年,保险业累计实现利润1.62万亿,投资收益5.19万亿,投资收益有效弥补承保的不足,特别是资产驱动负债业务增长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年均实现增速收益3460亿元,年均收益率5.33%,资产规模、年均增长21%的前提下,实现了长期、稳定、绝对的收益,有效覆盖了成本,保险业实现在资产端与负债端的双轮驱动。

        资产质量来看:截至2018年末,保险资金的固收类投资,包括国债、金融债超过57%,特别是在债券市场,银行第一、保险第二,这方面发挥的机构投资者的作用。企业债中AAA级占比超过八成,债券AAA级超过九成,免增信的项目外,其余有大型的企业和银行担保、股票配置以及大盘蓝筹股为主流,流动性相对来说是比较充足的。高流动性的资产比例占13%,保险业的整体风险抵御能力显著增强。

        投资成效来看:通过直接投资银行的存款、股票、债券等传统方式给实体经济直接融资超过7万亿元,通过创设基础设施,有一些投资计划和保险资管的产品,直接、高效的对接重大项目。截止到2019年4月末,累计发起各类债券、股权投资计划1114项,合计备案包括注册的规模超过2.63亿元,形成一批有影响力的投资项目。比如说160亿元参加京沪高铁项目,550亿元参与南水北调项目,666亿元参加市场化的债转股项目,150亿元参加大飞机的项目,都赢得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和高度的认可。

      保险资管行业发展来看:2003年第一家保险资管公司成立至今,保险资产管理行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投资能力和专业能力不断提升。截止到2018年有27家保险资产管理公司,受托管理总资产超过13万亿。

        与此同时,保险资产管理公司作为保险资金的核心管理在长期投资实践中,逐步形成了自身的核心能力和优势。主要体现以下几个方面:一是长久期的资金管理能力,保险资管方面的效果比较好;二是绝对收益投资能力;三是另类投资和股权投资能力,这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四是风险管控能力,15年来保险资管的经历来看,取得的成果、时间效果都是不错的。

      第二,新形势下保险资管行业迎来新的机遇和挑战。

      首先,国内外宏观经济金融形势来看,形势复杂多变,从国际形势来看,当前全球经济各类因素相互交织,刚才听东荣行长和光绍主席介绍如何与国际接轨的问题,现在我有一种担心,国际接轨能不能接得上、怎么接的问题,我们要不要走自己的管理路线,要不要有自己的制度规范,要不要有自己的法律法规,创造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形势下资管发展道路。尤其是新型的增长乏力,美联储货币政策取向摇摆不定,世界经济增长面临压力等交织在一起,大家有不确定性的焦虑感,对我们来讲,如果要解决焦虑感还不如走自己的一条发展之路。

      国内市场对外开放来看,我们都采取一些积极的态度,特别是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发布11条金融对外开放措施,涉及银保监会的有7条,我们都是非常主动的,现在涉及到双向开放的问题,我们门开得很大,对方门却不进去,这个问题怎么解决?要变被动为主动,主动的思考一些问题。

      其次,保险资金的配置需求来看,资金的来源复杂多样,投资涉及的领域和期限广和长,保险资金保障期限多样,短则一年以内,长则二三十年,保险的险种复杂多样,覆盖一些产险、寿险、健康险、投连险,风险的偏好差异也是非常大的。怎么样管理好负债,用资产驱动负债,实现良性的循环和发展带来的挑战和压力不小。赔偿给付具有不确定性,保险的特点决定保险资金是长期的负债资金,追求安全、审慎,需要多元化、分散化、差异化的投资,满足期限收益风险适度匹配。

      再次,资产管理市场发展来看,市场竞争加剧,一方面金融业开放步伐加快,另一方面保险资产管理公司作为保险资金的核心管理人,如何充分发挥保险资金在国家经济、金融体系的价值、作用,如何在未来大资管市场生态中找准自身的定位。东荣行长强调金融生态圈,打造金融的优势,树立行业的形象,提升社会影响至关重要。我们也担心下一步银行资管出来以后,越来越多的银行资金、高净值客户资金进入到市场之后,市场竞争的环境、生态一定要把握好,不然机会给了大家,结果把大好的形势耽误了,这一点我们一定要引起高度重视。

      第三,强化监管,引导保险资金全面服务实体经济。

      第一,始终坚持服务国家的战略和实体经济发展。资金进入实体经济渠道不畅、顺周期特点始终没有解决。上述问题是保险资金如何发挥作用,按照精准滴灌、疏堵结合,先立后破的原则,刚才光绍主席也讲了,这个问题如何重要,有很多把握不好,形成负面的效应,不仅对市场、投资者、经营者的心理都会产生焦虑,所以我们要找准政策的方向和力度,修订完善股权投资、保险私募基金等监管政策,抓紧推进股权投资计划和产品注册制改革,发挥保险资金的优势,为实体经济的发展提供长期的资本金。继续稳步推进和拓宽保险资金的运用范围,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加大对小微、民营的融资队伍,支持符合的保险机构先设专门实施机构以及通过设立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形式开展市场化债转股。

      第二,始终坚持服务保险业发展。一定要把握住方向,保险业的发展要靠保费、投资双轮驱动,但是保险资金一定要继续坚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基本需要,在补短板上下功夫,用改革的方式提升发展的质量和效率,要明确保险公司的定位和发展趋势,提升保险资金运用的专业化、市场化水平。保险机构还要切实在投研上加大力度、下大功夫,现在有保险资产管理协会,还专门成立了保险资产发展、研究的专业委员会,下一步要有针对性的和研发机构加强合作,提高投资能力,这是关键,也加强风险管控,特别是对新形势新风险、新趋势要做到心中有数、应变有度、措施得力。

      第三,始终坚持保险资金运用安全性。稳妥、有序处置高风险公司,强化穿透监管,坚持穿透到基础、底层资产,防范监管套利。现在监管套利的管理、监管问题是监管部门非常头疼的一件事,资金自身的,特别是有一些中小银行、中小保险机构都面临这样一些问题,所以我们要坚持依法监管、穿透监管、扩大覆盖面,特别是检查的覆盖面,从严整治、从快处理、从重问责。

      第四,始终坚持防范和化解系统性风险。特别是对境外的投资管理,贯彻落实国家境外投资政策的要求,严格执行鼓励类、限制类和禁止类的境外投资规定,强化对委托、受托和托管人的监管,进一步规范相关的办法。前几年的确在这方面比较混乱,出去的资金风险都非常大,所以我们要强化对金融产品的投资穿透性监管,严控保险资金绕道信托,特别是还有其他类金融的机构,违规投资动向不明的领域,要加强牌照管理,加强金融机构的协调,防范金融风险。无论是市场开放,还是市场放开,都要高度重视风险,特别是跨行业、跨领域,跨境的风险,加强对各重点领域的风险预警,落实好风险责任制度,强化责任追究。